訂閱 Subscribe
訂閱郵件推送獲取我們最新的更新
Get email notification while we do updates
您的郵箱地址
Email Address
提交 Submit

首頁 > 研究 > 采訪 > “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影響幾何?

Home > Research > Interview > “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影響幾何?

“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影響幾何?

編號 SerialNumber 采訪0073 受訪者 Interviewe 程煉 時間 Site Release Time 2019-07-16

摘要

Summary

6月3日,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發布《中國支付清算發展報告(2019)》(以下簡稱《報告》或《支付清算報告》)。 那么,今年的《支付清算報告》和往年相比,在數據上出現了哪些明顯變化?未來支付清算市場的監管趨勢如何?金融科技在支付行業的應用前景是否清晰?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審批能否實現常態化? 帶著這些問題,鳳凰網財經在《報告》發布前獨家專訪了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支付清算研究中心副主任程煉。談及今年《支付清算報告》數據的變化,程煉表示,從今年的整體支付數據尤其是非現金支付數據來看,當前我國經濟面臨著較大的下行壓力,“(非現金支付)這一指標能較好地反映實體經濟的運行,但是今年非現金支付的增速明顯放慢。”程煉說道,“但另一方面,我們通過對實體經濟和支付清算活動進行相關性分析也可以看到,這兩者之間的相關性模式并沒有受到太大的破壞;所以從這點來看,國內經濟發展的基礎還是相對比較穩定,可能需要一些更好的調控措施出臺,從而激發增長潛力。”

采訪實錄

Interview Record

一、”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影響幾何?程煉:形成了良性的淘汰過程

《報告》指出,隨著監管趨嚴,2018年第三方支付行業的野蠻生長階段結束,行業正朝著合規化的方向有序發展。據初步統計,2018年共發布十余份監管文件,開出百余張罰單,累計罰額是上一年罰額的近7倍。

那么今年支付清算市場的監管是否會繼續趨嚴?“相對于‘嚴監管’和‘強監管’來說,‘正規化監管’的說法會更加貼切。”程煉告訴鳳凰網財經,之前普遍討論的都是央行所在主導的支付系統的監管,但外界其實更關心第三方支付系統或零售支付系統的監管情況,“傳統意義上講看,零售支付系統是在主流領域之外的,所以對它的監管可能會經歷一個探索的過程。”程煉認為,監管層需要在零售支付系統的發展和風控之間尋求平衡,“另一方面,當前第三方支付、零售支付的發展比較穩定,所以對它的監管也應該更加正規化。”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開始,“斷直連”(即切斷支付機構和銀行的直連)的進程也一直在提速。1月2日,建設銀行宣布已于2018年12月30日全面完成網絡支付“斷直連”工作;1月7日,有支付機構宣布完成“備付金(即支付機構預收其客戶的待付資金)全額交存”及“斷直連”工作。

眾所周知,在支付行業,客戶備付金不僅僅是直連模式的基礎,也是支付機構重要的收入來源。談及“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給支付清算市場帶來的影響時,程煉也表示,這組措施可以有效降低金融風險,加強個人資金管理,一定程度上相當于加強了央行對資金流向的監控;另一方面,“斷直連”和備付金集中交存的實行也保護了消費者,杜絕了支付機構挪用保證備付金金的亂象。“從市場發展的總體角度來看,備付金集中交存實際上對那些具有投機性質的支付機構也起到了威懾的作用。”程煉向鳳凰網財經表示,“因此,很多以獲取套取資金為目的的第三方支付機構可能也就不再進入市場;從這個角度來看,這是一個良性的淘汰過程。”

二、金融科技出現泡沫危機?程煉:有無“泡沫”取決于機構風險偏好和估值模型

全球支付行業是一個規模超過100萬億美元的市場,大大小小的公司圍繞著零售、跨境交易、對等服務等展開競爭,誰最先掌握了吸收金融科技的先機,誰就有可能在競爭中占據優勢。近年來,憑借去中心化、透明、不可篡改、低成本等優勢,區塊鏈技術在支付行業迅速布局,通過與跨境支付的結合實現了機構之間點與點的交易,提升了跨境支付的處理效率。正因如此,世界各國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紛紛考慮采用區塊鏈技術提高跨國支付的效率,降低成本。

乍看之下,憑借這一技術,移動支付變革的步伐似乎邁得穩妥又利落,但潛在的風險也不容小覷。“區塊鏈技術主要適用于那些缺乏權威性的中性化中心化平臺的場景。”程煉向鳳凰網財經表示,“如果這類中性中心化平臺本身的技術能力有限,那么分散化的交易可能會更有優勢。”

程煉也坦言,區塊鏈技術在支付清算行業的應用存在諸多問題,首當其沖的就是技術層面的限制。“就目前的區塊鏈技術而言,它對參與者自身的信息儲備存儲能力和發電瓦數網速的要求很高,對一些高頻率的交易來說,可能就會因基礎設施的局限而產生瓶頸,抑制其使用。”程煉說道,“另一方面就是因其產生的投機現象;對很多非專業人士來說,他們往往會混淆專業化的區塊鏈應用和投機行為之間的區別。這兩個問題解決后,區塊鏈技術在這一行業的應用前景就會更明朗。”

當我們將視角擴大到整個金融科技的發展時不難發現,自去年開始,曾經一度引起資本和市場狂歡的金融科技也站在了輿論的風口浪尖。外界有觀點認為,未來金融科技大概率出現泡沫危機;如何撇去泡沫,讓金融科技更好地服務于普惠事業,也成為不少圈內人士關注的焦點。

談及這一問題,程煉向記者表示,不單單是金融科技,歷史上任何一次大的科技發展,包括鐵路、互聯網等,實際上都保持伴隨著一定程度的泡沫。他指出,像這一類具備了良好發展前景的技術,經濟學上稱之為“通用目標技術”(GTTGPT),會給生產力發展帶來極大的帶動作用,因此外界也會看好它們的估值。“這在一定程度上會導致相應資產的泡沫化,這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程煉說道。

他還指出,“泡沫危機”取決于機構的風險偏好和估值模型;“畢竟所有的投資都是有風險的,即使總體的方向正確,個別項目上也會存在風險。”程煉告訴鳳凰網財經,“通常意義上講,我們不會因為存在泡沫就覺得投資過程存在大的問題。”在他看來,正常的資本市場中存在一定程度的泡沫是可以容忍的,“但監管層需要注意的是,不能讓泡沫擴張得太快,這樣可能會帶來系統性風險;另外,不能讓泡沫處于某些核心的進程中,否則也會給整個金融系統帶來巨大的沖擊。”

三、實現支付牌照審批常態化的時機已成熟?程煉:目前不太可行

移動互聯網時代,代表著“通行證”的第三方支付牌照一直都是稀有資源;但從去年開始,隨著成交量下降以及中介離場,支付牌照也從原來的“一牌難求”淪落到“無人問津”的境地。此前媒體調查也發現,第三方支付牌照價格出現了大幅下降,甚至縮水50%。

究其原因,支付牌照價格滑坡與審批閘門的關閉不無關系。早在2015年,央行就基本停止了支付牌照的發放,但近年來關于支付牌照“開閘”的消息卻一直甚囂塵上。有數據顯示,目前共有200多家支付機構申請在等待審批;外界有觀點認為,此時此刻正式推動支付牌照審批常態化的最佳時機。

談及這個問題時,程煉表示支付牌照的審批在任何情況下都應該回到常態,但需要明確“常態化”的標準定義,“如果‘常態化’是指通過一套標準化的程序對第三方機構的入場進行篩選評估,而不是僅每次針對單獨特定的支付機構或過程技術進行審核的話,對他們來說就也許是一個可以值得接受討論的過程方案。”

但同時,程煉也指出,支付本身作為一個金融過程具有雙重的敏感性。“一方面,金融機構和實體的競爭性市場是不一樣的,因為它存在著較大的風險外溢效應;另一方面,很多情況下利率也不是一個可以有效調節市場的價格工具。”程煉告訴鳳凰網財經,“所以主流的觀點是,金融機構應該享有一定的特許支付租;這就意味著市場需要一定的門檻。但也因此總體上看,對金融機構的監管會比實體市場更加嚴格。”程煉還補充道,當前不少支付清算系統屬于非常基礎底層的金融基礎設施,本身的其運作會影響整個金融系統的穩定,在這種情況下實現對它們推行支付牌照審批的常態化就不太可行。

程煉坦言:“以現在大家都在談的‘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為例,在判斷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的時候實際上缺乏一套常規化的程序,包括例如基于機構的規模及其業務的網絡節點數量等等等指標直接計算出其對于金融穩定影響力,可能還是需要根據本身業內的經驗并根據和企業自身的特點才能判斷它是不是具備系統重要性。”

在他看來,基礎性的支付清算機構亦是如此。“當金融機構涉及到敏感領域或可能牽涉到金融的系統性穩定時,往往需要牽頭監管部門采取‘一事一議’的方式協商處置方案。在這種情況下,至少以我們目前的理論和實踐水平,還無法找到常規化的程序對金融機構進行有效篩選。”程煉表示,支付清算機構需要某種程度的分類管理,但分類管理本身可能不意味著并非上述意義的“常規化”管理。


程煉相關采訪
程煉Relevant Interview
双色球牛人3d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