訂閱 Subscribe
訂閱郵件推送獲取我們最新的更新
Get email notification while we do updates
您的郵箱地址
Email Address
提交 Submit

首頁 > 研究 > 評論 > 數據說話:不必夸大銀行接管案的市場沖擊

Home > Research > Comment > 數據說話:不必夸大銀行接管案的市場沖擊

數據說話:不必夸大銀行接管案的市場沖擊

作者 Author 王劍 時間 Site Release Time 2019-07-30

一、報告起因

5月24日,人行、銀保監會聯合公告了對包商銀行的接管。而后,人行又多次公告,補充了此案的有關信息。此次銀行接管案,是我國2015年開始實施存款保險制度以來,對存款保險制度的第一次“實戰檢驗”,是按流程處置問題銀行的第一次嘗試,為我國完善金融體系建設和銀行退出機制積累了寶貴經驗,意義非常重大。

但是,由于在此案之前,我國已長達20年沒有正式處置過較大規模的問題銀行,因此大部分市場主體對這項工作非常陌生,由此導致了一定的擔憂情緒,也導致了市場運行受到了一定的沖擊。市場上甚至有觀點擔憂這一沖擊最終會顯著影響宏觀經濟。

本報告詳細分析了接管案之后,對銀行業——尤其是中小銀行——的主要影響,重點闡述這些影響會導致它們的有關業務如何調整(最終會體現為資產負債表調整)。然后,在此基礎上,再進一步分析它們的業務調整會如何影響金融市場和宏觀經濟。我們分析后認為,由于中小銀行總體量相對有限,此案對市場的沖擊也相對可控,在極端情況下人行還可以采取對沖措施。因此,不必過分夸大此案對市場、經濟的沖擊。

二、后續推演:短期沖擊和長期影響

根據公告的接管方案,包商銀行部分債務工具未得到全額理賠,主要是單筆5000萬元以上的大額債權,包括同業CD、同業存款等,預計平均保障比例在90%左右。

而在此前,由于多年未發生銀行對債務工具違約,大部分市場主體持有一種“銀行信用幻覺”,認為只要是銀行的債務工具,基本上都是剛性兌付的。在這樣的預期下,不同信用等級的銀行發行同業CD等債務工具時,不會體現太明顯的信用利差,融資均較便利。

然而,此次接管案打破了這種剛兌預期,以事實證明了問題銀行是可以處置出清的,它們的債務工具是可能違約的。從長遠來看,銀行業參與者“有進有出”,是整個銀行業回歸健康、理性的關鍵一步,是一項非常典型的“金融供給側改革”措施。這可以使問題銀行及時得到處置,甚至出清,退出行業,從而使全行業以優勝劣汰的方式保持供給總量的基本合理,避免全行業陷入惡性競爭(overbanking)的泥潭。因此,長期看,此案未必是壞事。

但是,在從“剛性兌付”向“有進有出”切換的過程中,則毫無疑問在短期內會對市場造成一次性沖擊,這是需要監管層和市場主體密切關注的。具體而言,一次性沖擊大致可為三步曲:

(1)首先,原本有些投資者基于“銀行信用幻覺”的信仰而購買了一些低等級銀行的債務工具,如今突然得知這些債務工具并不是剛兌的,它們就有可能集中拋售這些債務工具,或者提前取回(有些同業負債有提前支取的條款),導致同業負債遭受“擠兌”。

(2)然后,對于這些低等級銀行來說,它們的同業融資的成本、難度都會加大。成本加大還只是影響盈利(利率風險),但如果在資產端無法及時變現的情況下,遭受同業負債的嚴重“擠兌”,則可能面臨較大的流動性風險,極端情況下可能導致銀行違約甚至倒閉。

(3)即使這些銀行的資產端可以及時變現,那么它們若集中拋售其他優質資產(比如流動性較好的高等級債券、貨幣市場基金),也可能導致金融市場出現較大波動,嚴重時甚至不排除影響整體信用投放和宏觀經濟。

此外,還可能會些其他次生影響,比如其他持有這些債務工具的投資者,原本用這些工具去質押融資的,也可能面臨難以續做融資的困境,從而也需要拋售資產。

由于一般存款得到了存款保險制度的保障,因此我們預計接管案不會對中小銀行的存款產生明顯沖擊,但不排除有少量單筆過大的存款出現搬家現象。

因此,此次接管案會帶來比較明顯的一次性沖擊,且主要是沖擊中小銀行的同業負債。

隨后,待到一次性沖擊效果消退后,未來的銀行業務結構也和以前不同,產生深遠影響。很多低等級中小銀行同業負債利率中將包含合理的信用利差,因此融資成本提高(或者融難度加大),再去投資于其他資產時,可能會利差收縮或無利可圖。因此,它們繼續通過同業負債去參與其他投資,以此來增加杠桿、增加盈利的行為,也將逐步收縮,中小銀行同業業務占比下降。這一行業變化其實也剛好也是監管層樂見的。

三、首先關注短期的一次性沖擊

當然,短期內我們首先關注的是一次性沖擊。為此,我們需要從銀行業——尤其是中小銀行——的資產負債表出發,盡可能詳細地推演這一次性沖擊的影響大小。

首先,為有效體現大中小銀行的分化,我們收集了發布有2018年年報數據的214家銀行,將它們按類型,分為六大國有商業銀行、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農村金融機構(包含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農村合作信用社)四大類(分別簡稱為六大行、國股行、城商行、農商行),我們把后兩類統稱為“小銀行”,是本報告重點關注的對象。

這214家銀行中,六大行已全收錄,國股行11家(全國共12家,欠1家年報),城商行102家(全國共133家),農商行95家。據統計,這214家樣本銀行的總資產204萬億元,占整個銀行業總資產比例約76%,已足以代表行業整體情況。

然后,我們先呈現出樣本城商行、農商行合并后的資產負債表:

表1:城商行與農商行資產負債表簡表

1.png

資料來源:Wind,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單位:億元)

我們后續的分析將從上述資產負債表數據展開,有以下幾點重要發現:

(一)小銀行存款基本滿足貸款、非標需要

從表中,我們可以發現,城商行、農商行的存貸比分別為70%、65%(注意,此處存貸比的算法簡化為“存款/貸款”,但監管部門考核存貸款時,會有一些扣除項,因此監管值與簡單算法略有差異),遠低于75%的監管關注值,75%也是全部214家樣本銀行(以下簡稱“全樣本”)的合計均值。

城商行、農商行存貸比較低,主要是由于過去它們的合意信貸額度受到人行的嚴格管控,即使自身的流動性、資本都允許有放貸款的空間,也無法發放更多貸款(部分欠發達地區的農商行,則是因為當地經濟不夠活躍,信貸需求太弱)。

在此情況下,為進一步滿足客戶的融資需求,部分銀行開始采用非標的形式為客戶提供融資。為此,我們把“應收款項投資”也計入存貸比的分子,得到“實際存貸比”[(貸款+應收)/存款],城商行、農商行分別為87%、72%(全樣本79%)。這一“實際存貸比”是把表內非標(主要體現在應收款項投資科目中)視為貸款,因此也參加存貸比計算。

從上述結果可知,農商行通過存款獲取的資金,已足夠支撐貸款、非標業務的投放,再考慮到有8-10%左右的存款資金要交法定存款準備金,交完之后依然還有資金富余。城商行也足夠,但是“實際存貸比”有點高,如果再加上還需要留下超過10%的法定存款準備金,則勉強實現依賴存款來放款,但可能經常需要同業負債調劑流動性。

這一點分析,我們主要是為了說明城商行、農商行的存款基本足以支撐貸款、非標業務,不需要通過同業負債去支撐貸款、非標業務。而前文已述,此次接管案主要沖擊的是中小銀行的同業負債。因此,只要中小銀行存款基本穩定,不受此次接管案沖擊,那么我們自然也有把握相信,這些中小銀行的貸款、非標業務也大致不會受到影響。

(二)同業負債主要支撐投資業務

既然存款資金是足以支持貸款、非標業務的,那么很顯然,小銀行獲取同業負債,主要是為了其他功能,而不是用來放貸款。其他功能包括:日常調劑資金余缺、其他投資業務。其他投資包括債券投資、資管產品(委外專戶、基金、同業理財等)投資。可見,這本質上是一種通過額外加杠桿來獲取套利的行為,以較低利率向同業融入資金,然后用于其他投資,賺取利差。實踐中看,這利差其實較為微薄,但是較為穩定,因此中小銀行樂于通過這種同業業務擴張來擴大盈利。而很多小銀行過去能夠實現“以較低利率”同業負債,一大主因還是過去的“銀行信用幻覺”。

這類業務在過去的嚴監管中受到監管層高度關注,也受到了一定的遏制。此次接管案的主要沖擊,也在于這類業務。銀行的剛性兌付被打破了之后,很多小銀行的同業負債融資成本會上升,或融資難度加大,那么自然很難再繼續維持這種套利操作,預計這塊業務將會進一步壓縮。

正如前文所言,這些投資主要是投資于債券和資管產品,資管產品的底層也是以債券為主。并且從經驗上看,這些債券中又是以利率債居多。那么,這些同業業務的收縮,主要會對債券市場形成壓力。

(三)量化測算影響規模

緊接著,我們還要大致測算這類業務的規模,以便盡可能準確預估沖擊的大小。

首先估計小銀行的同業負債規模

表1中是全部城商行,但我們有把握相信,城商行里的龍頭銀行,不太可能受到沖擊,尤其是總資產規模超過1萬億元的6家大型地方國有城商行,它們的總規模達到10萬億元左右。剔除它們后,剩下的城商行總規模是21.8萬億元,里面也有很多是穩健的,當然也有風險較高的,我們自然沒有辦法對每一家銀行逐一識別,因此先將剩下的統一估算。農商行這邊也做同樣的處理,剔除了規模5000億元以上的4家大型地方國有農商行,剩下的農商行總規模7.2萬億元。

然后,我們再把“債券發行”科目中的同業CD單列,債券發行中剩下的部分主要是金融債、次級債等長期債券品種,和此次流動性沖擊關系較弱(除非哪家比較倒霉的銀行剛好這兩天在發債券)。

經過上述處理后,呈現的樣本城商行、農商行資產負債表為:

表2:城商行與農商行資產負債表簡表

2.png

資料來源:Wind,國信證券經濟研究所(單位:億元)

然后,我們重點關注可能受沖擊的同業負債(傳統同業負債外加同業CD)規模。城商行這邊是5.4萬億元,農商行是1.2萬億元,兩者合計6.6萬億元左右。此外,樣本之外的小銀行可能還有一些同業負債,因此全行業小銀行同業負債量會更高。我們預計大部分六大行、國股行、龍頭城農商行的同業負債沒有什么問題,因此忽略。

事態的后續發展,自然是這6.6萬億元的同業負債逐漸壓降。與之對應的,在假設其他負債科目不發生重大變化的情況下,那么投資業務也會同規模壓降。前文已述,投資標的以債券為主(投資于資管產品的,底層也是以債券為主),那么債券市場會承壓。

其中,表內投資是以利率債居多,信用債比例相對小,因此,上述收縮體現到社融數據上的,也將更小(利率債不體現社融),人行完全可以通過鼓勵信貸投放等方式,彌補這一塊社融缺口。

銀行表內投資業務不包括股票,因此對股市幾基本沒有直接影響,只有情緒面的影響。

此外,還需要考慮其他一些因素:

(1)重點關注壓降的速度與幅度。這些同業負債的壓降已無懸念,但如果斷崖式壓降,那么毫無疑問,沒有一個金融體系能夠承受。因此,關鍵是速度與幅度。人行近期屢屢安撫市場,本質上也是希望讓這個壓降過程相對有序。剔除10家龍頭后的樣本城商行、農商行的同業負債總規模是6.6萬億元,全行業則更高,當然不可能壓得一分錢不剩。我們預計近幾個月可能是壓降最厲害的,需重點關注,然后沖擊會慢慢緩和。據估計,6月、7月到期的小銀行(統計范圍是剔除10家龍頭后的全部城商行、農商行,因此與上文略有不同)同業CD金額約6400億元、3200億元,假設只能續發一半(這是近期同業CD發行的成功率經驗值),即縮量一半,同業CD之外的其他同業負債也會有所縮量,那么同業負債壓降規模也在4000億元、2000億元左右,意味著有這么多規模的債券等資產需要拋售。度過了最痛苦的近1-2個月之后,壓降速度會放緩,整個市場會逐步趨于平穩。

(2)其他投資者將承接一部分拋售的資產。金錢不眠,原本購買這些小銀行同業負債的資金,有可能會去改做其他投資,部分資金肯定會回流至市場,承接了小銀行拋售的資產。只是小銀行不再從中賺取利差,資金鏈條得到拆解。由于小銀行持有的債券也以利率債為主,如果拋售導致它們收益率上升,相信市場上還是會有比較強的買盤的。因此,并不是說投資壓降的部分全部都是災難,6-7月實際沖擊市場的資產拋壓可能要小于上一段估算的4000億元、2000億元。

(3)人行隨時履行“最后貸款人”職責。萬一真的事態嚴重,部分中小銀行同業負債沒能續上,資產又難以處理,導致流動性斷裂,那么人行也會為其提供流動性支持,或者指示其他大中型銀行去提供支持。因此,這是一項兜底措施。

綜上,我們認為,此次接管案對市場肯定造成沖擊,但不必過分夸大。

四、投資建議(略)

我們認為,近期市場上過分夸大了接管案對金融市場和中小銀行經營的沖擊,部分中小銀行股價出現非理性波動,而A股上市的中小銀行基本上全是業內的佼佼者,不必過分擔憂。

五、風險提示

若宏觀經濟大幅下行,可能從多方面影響銀行業,比如經濟下行時期貨幣政策寬松對凈息差的負面影響、經濟下行時期企業償債能力下降對行業資產質量產生較大沖擊等。

本報告中部分推演缺乏權威統計數據支持,因此使用了一些經驗值,可能存在一定誤差。


王劍相關研究
王劍 Related Research
相關研究項目成果
Relate ResearchProject Results
相關研究中心成果
Relate ResearchCenter Results
双色球牛人3d预测